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陆佩晴,十八岁,私立科大一年生,身高一点六二米,体重五十二公斤,有着一头浓密耀眼的金色长捲髮,发尾宛如鬆开的围巾般从脖子两侧披向胸前,在随意摊放的发梢下,一对白皙饱满的F奶正随着轻快的步伐诱人地抖动。她是个脑袋不太好、喜欢打扮且对外表身材十分有自信的女生,即使在天气逐渐转凉的十月,仍锺情于吊带背心搭配露出些许臀肉的牛仔热裤,顶多骑车时加一件薄外套;胸前那对浑圆鼓起的北半球总是会在异性们的热烈视线中活力十足地抖动。

  「唷呼──!我们来啰──!」

  身穿粉红色吊带背心的佩晴和几个女同学来到校门口的超商,她一向几台机车上的大男生出声,闲聊到一半的男生们便转过头来盯着她──以及她的胸前美景。这五个男生都是繫上的二、三年级学长,他们懒散的目光因为佩晴的到来而活络起来,但也只有大约十分之一会分给佩晴身旁的女生,这让她们感到不是滋味。

  「佩晴你们四人而已吗?不是还有一个?」

  「小羽她临时有事没办法来。还是我再找人?」「这样啊,真可惜……没关係,就五对四吧!男生吃点亏不会怎样,哈哈!」大伙嘴上说可惜,内心则是不约而同地感到庆幸。

  本来他们要搞一场联谊性质的迷你迎新晚会,理想情况是凑成五对男女,没想到佩晴却一口气抓住这五个男生的心,导致女生圈联谊还没开始就先分出胜负。这点不光是男生们有所自觉,谈话中几乎被晾在一旁、吸引不到多少目光的女生们也都感觉得出来。不过都已经到了準备出发的阶段,没人想扫兴地临时喊卡。于是五男四女就按照事先计画,迎着寒风前往学校附近的山区公园。

  佩晴坐在三年级学长车上,双手扣于学长腰际,整个身体大方往前贴,两团柔软的奶子以令人酥麻的力道压扁于学长背上,看得附近的二年级生们一个个羡慕到快掉下血泪。所幸他们还有修长洁白的美腿以及若隐若现的臀肉曲线可看,才没带着后座女伴的恨意哭死在半路。

  短短四公里的路途被带头的三年级学长骑到彷彿绕了台北一圈,不管学弟们如何呛他,都打击不到精神尽数集中于背部和腰际的领头羊。当五台车终于抵达目的地,天色已经转暗了。

  「明明在学校附近,总感觉骑了好久喔!嗯?大家都停下来了耶?」「我们队长组啦,要探勘一下……」

  「欸前面死路啦!快停快停!」

  「喔!」

  再怎幺不情愿,学长也只能乖乖调头回到四台机车停放的位置。佩晴下车后旋即整理给安全帽压扁的头髮,学长则是在众人冷眼相对下默默品嚐袭上背部的冷风。

  这座位于半山腰处的公园不算大,白天给老人家佔据,到晚上人几乎都走光了,才换他们这些喜欢往外跑的大学生使用。

  男生们埋头苦干升营火的时候,女生们就在旁边的长椅区不着边际地聊天,这时换佩晴被晾在一边了。但她丝毫不以为意,抓起手机就和高中至今的几个男友们聊天,聊腻了,就晃着大奶来到才刚升起小小火光的空地上,看看自己有什幺可以帮上忙的地方。儘管他们不需要女生在旁边碍手碍脚,佩晴却是个例外,就算她只是在那边毫无头绪地走来走去,眼睛都能吃冰淇淋了,怎幺还会想赶她走呢?

  她唯一帮上忙的就是在营火四周铺垫子,要铺得好势必得蹲下来,或者双腿压在垫子的一侧、趴着将凹凸不平的部分给弄顺。不消说,发布指示的学长正是为了让大家一饱眼福。

  橙红色火光将佩晴的爆乳晒得一片火红,金黄光泽映在硕大的乳肉上,若是能在上头抹些油光,肯定马上就让学长们搭起裤裆。没有油光固然可惜,但这完全可以透过佩晴趴着时垂晃到几乎快翻出来的双乳来弥补。某些角度可以看见和吊带背心脱钩冒出来的奶罩肩带,或是贴着乳肉一起晃动的蕾丝花边。今天佩晴穿的是亮橙色奶罩。

  布置完毕,女生们意兴阑珊地围了过来,男生们则是想尽办法炒热气氛,至少得跑完既定流程。话是这幺说,经过一顿吃喝与不被女生们捧场的表演后,大家也渐渐提不起劲了,好在女生中的异类──不管看什幺表演都表现出感觉十分有趣的佩晴还在鼓掌叫好,否则这场晚会恐怕得闹个不欢而散。

  「啊──好冷好冷!学长,我可以靠着你吗?」「喔,不然我外套借你,不过你要到我车上拿喔……等等你这家伙!那杯饮料是佩晴的!」有的学长一脸嫌麻烦似地和试着扳回一城的学妹讲话,看到和佩晴有关的举动马上就转移注意力。

  「好累喔,学长,我想回去了说……你载我好不好?」「我觉得时间还OK啊,不然你先跟同学聊个天……啊,佩晴!这题我知道!『七上八下』!」有的学长则是对语带撒娇的学妹敷衍了事,全副精神都还在佩晴的比手划脚上,一推出答案马上就抛开学妹、转头抢答。

  「宾果!来,给你糖果!」

  兴高采烈地收下奖品的学长也好,自愿看守佩晴物品的学长也罢,对于所有男生全都环绕在佩晴身边这点,本来应该身为主角之一、如今却受到冷处理的女生们心中浮现了共同的一句话──那个破麻/贱货/臭婊/心机女怎不死死好!

  姑且不论佩晴与男生们互动良好的做法是否另有所图,光凭气胜全场的爆乳就够让其他女生们瞧她不起,再加上她现在是众所瞩目的焦点,罪加一等的下场就是準备给四张妒火冲天的大嘴巴好好宣传一番。

  「无聊死了,我要走了。」

  「我也是,反正你们有陆佩晴就够啦。」

  「对啊,我们这些电灯泡还是快滚蛋吧。」

  「哈哈!奶大真好喔──」

  咻──酸言酸语扫向被男生们围在圈圈内、正準备说高中糗事的佩晴,她还不明白自己为何忽然被针对了,女生们就自顾自地起身,半强迫地等着男生们上前关心。

  「你们现在就要离开喔?再待一下嘛,待会一起回去啊。」「不用!反正上来就那一条路,我们自己会走!」与其说想要被关心,不如说她们只是想把怨气往这几个不知好歹的男生脸上甩,将自己承受的不愉快传染开来。充分耍足性子、把男生们也弄成一张张大便脸后,四个女生总算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她们所不知道的是,被她们刻意激起的扫兴感并未瓦解佩晴身边的热闹氛围,那些稍微被激怒的男生一回到佩晴身边,很快便忘了这些无理取闹、色瞇瞇地盯着佩晴和她的大奶。

  佩晴为了重新凝聚一度被动摇的气氛而加倍努力,她逼自己表现得比以往更加活泼,情绪亢进加上香香甜甜的酒精饮料,让她嗨到有点收不回来了。男生们见她又是哈哈大笑、又是手舞足蹈,开始向她抛出刺激性的话题。

  「话说佩晴你发育得真好啊,从什幺时候开始『长大』的呢?」「一直都在长大呀!哈哈!」

  脸颊红通通的佩晴发现问问题的学长正盯着她的胸口瞧,于是也垂下头去边看边说:

  「干嘛?有虫吗?以前也有死掉的虫掉进衣服里,超噁心的──」「什幺什幺?掉进衣服里?是有卡住吗?卡在哪个地方?」「不对啦,应该先问是什幺时候的事情?国中还高中?」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新问题,佩晴也没那闲工夫去在意感觉不会痒的身体,对着兴沖沖的两个学长「嗯──」地思考了几秒后,才一口气回答道:

  「就是高二下学期那时候,整个学校都喷药呀,毛毛虫尸体根本满地都是。

  喷药那几天我都会避开树荫,可是那次没想那幺多,谁知道就刚好一只死掉的毛毛虫掉进衣服里!又黏又刺的超噁心,超级!因为是夹在胸……呃……应该说乳沟,哈哈!反正我越是想把它抓出来,手指就越把它往沟里推,然后它还爆浆!

  我那时候真的觉得不想活了……「

  即使没人问及高二时期的佩晴胸前有多雄伟,众人都自动脑补了一只毛茸茸的虫子被两团坚挺的巨乳挤烂出汁的画面,有人甚至因此搭起了帐篷。

  「提问!佩晴的胸部除了夹爆毛毛虫以外,还有夹过别的东西吗?」「欸!这个问题有点那个齁──」

  「没关係啦,说说看嘛!大家都想知道啊!」

  「嗯──」

  佩晴迅速地扫视五个男生,这些人的眼神确实都集中在她的脸或胸部上,使她误以为现在应该回答这个问题才识相。除此之外,尚未冷静下来的脑袋瓜也在怂恿她放得更开一点、让自己和这些学长更亲密些。佩晴只苦恼了一下下,就决定正面迎战这个话题──她完全没去考虑迴避问题的方式,只是一个劲儿地沈浸在有点害羞的回想里。

  「是有夹过啦,就跟男友的时候……」

  预料中的答覆一出来,男生们马上发出惊喜的声音鼓譟起来,吵着要佩晴继续说下去。

  「怎幺做?就像这样呀……」

  佩晴顺着鼓譟声中冒出头的问题,回答同时用双手将胸部朝中间托起。两颗稍微饱满过了头的大奶软绵绵地挤压在一块,胸部线条呈现m字状,亮橙色的胸罩露出了一大块。众人没给佩晴调整拱姿的时间,接着又抛出新的问题来诱导她。

  「动作?就上下动而已呀,这样……嗯……这样子弄……」给掌心托住的双乳模拟着帮高中男友打奶炮时的动作,佩晴既害羞又觉得有点嗨,男生们的视线令她感到一阵带有羞意的欢快。

  「哇靠!给这对胸部夹一定超爽!羡慕啦!超羡慕你男友的!」「欸……谢谢,哈哈!」

  「什幺谢谢,害我在这边羡慕还要谢谢我喔!」「不是啦!谢前面那一句。」

  「前面?喔──给你胸部夹一定很爽,这个?」「嗯……嗯!反正就是谢谢,我也不知道谢什幺意思,哈哈哈!」「吼──!只是跟我谢谢,不是要夹夹看我的喔!」「这个有点……哈哈!」

  虽说酒精的确起了些放鬆作用,不过佩晴本身就很能享受男生的调戏,毕竟这也算是对她自傲的一面给予肯定,只要别跨越最重要的那条线就好。每个话题结束后,不管会不会渴,她都拿起纸杯喝点水、顺便提醒自己界线何在,如此一来就不会一时疏忽导致场面失控。

  然而佩晴漏算了一点,那就是频频灌下肚的都是参有酒精的饮料。这些嚐起来香甜可口的玩意让她的笑声越发高亢,做起男生要求的害羞动作时也不再歪着头考虑,就连某个男生猜拳猜赢了、未经许可就从她身后熊抱上来,她也只是小小地吓了一跳,随后就因为腋窝遭到一阵猛搔而哈哈大笑地踢起腿。

  「这是干嘛啦!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投、投降!投降了啦哈哈哈哈哈!」乾净无毛的腋窝在充满手汗而湿黏的十指搔弄下根本撑不了几秒钟,佩晴就笑着大喊投降,儘管她的脑袋还不清楚自己为何要被搔痒。在腋窝被搔到开始感觉到痛时,她觉得自己和週遭男生的距离似乎拉近了许多。不一会儿,腋窝搔痒停止了,胡乱踢动的腿却被另外两人各自抱起,紧接着遇袭的是比腋窝要更敏感的脚掌。

  「哈、哈哈哈哈!齁!不要闹啦!我会尿出来……嗯!嗯噗哈哈哈!」激痒难耐再加上因剧烈动作而紧